現代養豬雜誌社


世界華文養豬雜誌的領導者
友站連結

豬欄的合宜設計、布置,與對豬隻的適當管理

陳建興

 

動物欲期生長、活存、繁衍,乃至求取舒適愜意的安度時日,必須要有合宜的棲身之處方得順利為之。過去百千年前之養豬,人們經常是「因陋就簡」的將豬隻禁錮於無法越離的場址,並餵飼以餿水、廚餘…等剩物,豬圈之稱即是因此而得,「圈」係表明將豬隻圈禁之地,甚且尚有令豬隻所處環境更為不堪的「溷」。

 

讓豬隻受飼於此等的圈、溷之中,牠們當然不能似如雅士心存「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」(語出劉禹錫《陋室銘》)那般的調整適應,只能被動的等候飼主定期清掃,並會在萬般無奈之下被迫改變原之習性如就地便溺排泄。長久以來,連人們也因而極端錯知的以為豬隻係不愛潔淨、又不知遠避骯髒污穢場處之牲畜,此乃豬隻長期蒙受的「不白之冤」。

 

實際上,豬隻等大多數的動物,天生當係皆愛乾淨而知將排泄地點與平素休息、躺臥處所分隔開來者,部分動物為避免被天敵猛獸(禽)發現蹤跡而有遭被捕食之虞,尚會將排泄物以土掩埋起來以遮隱氣味。只是,如豬隻者於遭人類馴養、圈禁後,因行動受限遂只能順從就範,並尤易因為體形龐大卻遭拘禁於狹窄空間的緣故,而備覺難受。

 

現前,幾乎只有歐盟國家訂立有專司匡衡之規範,責成各該會員國的飼主必須讓受養的豬隻有寬敞的活動空間,並配置玩具讓其戲耍,同時還應每日或定期讓牠們離開欄舍,在欄外自由走動(註一)。此等上乘的動物福利,包括台灣在內近乎所有的亞洲國家目前皆尚難比照辦理,豬隻只好藉由在欄內不斷的進食以打發漫長的時光。終其一生,除了因為就養的需求而被更換欄舍、如肉豬之從幼彘的受乳欄被換離至肥育欄以外,就只有留待於欄舍內「吃喝拉撒」以平度時光,俟體重屆臨可上市之門檻後,再接著被運往屠宰場去「獻身報主」。

 

在未可比照歐盟國家之規範下,按照台灣等亞洲地區的一般標準,豬隻若是生長期間能處於敞闊得宜,免除擁擠「緊迫」(stress)兼且通風良好、溫涼合宜之環境,即容可屬於無可埋怨的「好命豬」矣。在人類經濟狀況改善、生活品質提升後,自然會積極營造更優適的生活空間,如逐漸以華廈來取代陋室,養豬業者則因養豬已邁向大規模之型態和產業化,遂亦連帶的較注重豬隻欄舍的清潔衛生與合宜舒適。在此等環境下養成的豬隻,方可健康強壯少疾病,而使飼主有更佳的回饋,消費者同可享得更好的成果。

 

豬舍的設計、布置,除了會令豬隻感受到生長時的優惡良窳之外,亦得因規劃完善、易於打掃沖洗,從而減少蚊蟲病菌的孳生與防止病害的出現,故又當可與養豬場的營運利益具密切的關連。由於豬隻屬雜食性動物且對食物少有挑剔,故在被人類馴養的演進過程中,豬隻已得對環境、食物產生極為顯著的適能力,以各類家畜言之近乎是最易飼養,且可在短期間內、如180~200天左右就可養成上市。不過,在大型的集約化養豬場中,豬隻容易引發緊迫並有罹患傳染病的顧慮,因此業者應要能為豬隻營造良好的生長環境,使其不需爭搶就容易進食飲水,並有安適的環境以消除各種肇致緊迫的因素。

 

豬舍的設計非但關乎於疾病控制,污染防治,並且與豬場管理效率亦有密切的關係。選設豬場的通則,概如以下之列述--

 

⊙豬場選址應避離住宅區,此既得利於防疫,兼亦得避免周圍住戶吸聞到四處飄拂之氣味,而衍生聚眾抗議事端。

 

(詳細內容請參閱2024年3月號現代養豬第48頁)